杀手老宁,假扮成环卫工管。开着洒水车,撞死薛梅,若无其事地清理现场,掩埋尸体。

还有孙兴。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,叫徐英子咬着大理石桌面:“你可千万不能松口啊,为了你弟弟,你要是松口了,我弄死他。”

徐英子浑身发抖,被性侵、殴打。报了警之后,却被孙兴倒打一耙,说她卖淫、嗑药。那个看起来慈眉善目的公安局长,不是受害者的保护伞,而是孙兴的帮凶。

孙兴这个人,是有人物原型的。而且这个原型犯下的罪孽,比电视剧里的孙兴更恐怖。

2018年7月,云南某航空公司的空乘人员,在昆明某KTV喝酒唱歌,空姐李小姐和男同事王先生起了争执。

李小姐打了一个电话,很快,一群刺着纹身的男人冲进了房间。带头的是一位身穿黑色T恤,高大粗壮的中年男人。他就是后来震惊全国的涉黑大案主犯,孙小果。

为什么他这么嚣张?因为他知道自己根本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。这么多年来,打架斗殴、猥亵性侵,恶事做尽,他每一次都能逍遥法外。

当时在查阅案件的时候,工作人员看到“孙小果”这个名字的时候,心中疑窦丛生:他怎么出来了?他原来不是判死刑吗?

1994年,孙小果犯下罪,被判刑三年。但是他没有进过一天监狱,因为某些人的暗箱操作,他被保外就医了。

同年10月,孙小果伙同他人,在大街上挟持了两名17岁少女,用烟头烫她们的身体,用牙签刺她们的,还逼迫她们用牙齿咬住大理石茶几,然后用肘部猛击她们的头部。

因为犯下故意伤人罪、罪等多项罪名,孙小果被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。立即执行。

然而蹊跷的是,一个被判处死刑的人,居然活得好好的,12年后还成为昆明多家夜总会的老板。

原来,1998年孙小果一审被判死刑,1999年二审却改成了死缓,2007年再审,死缓又改成了二十年有期徒刑。

1994年,孙小果犯下罪的时候,孙鹤予利用职务之便,把孙小果的年龄从19岁改成17岁,这才让他减轻了刑法,被判刑三年。

孙鹤予和李桥忠,花钱买通了法院、监狱、公安系统里的领导,这才让孙小果一次次逃出法网。

在监狱期间,孙小果向专利局申请了一项国家专利: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。以此来获得减刑。但其实专利是其父母通过暗箱操作,从别人手中买来。根本不是孙小果的发明。

孙小果的生父陈跃是一个酒鬼,经常喝醉,一喝醉就要动手殴打孙鹤予和儿子。孙小果在日记中写道:“父母吵架打架,觉得身边充满了暴力,整个社会生活都充斥着暴力。”

5岁那年,孙小果父母离婚。他虽然被判给母亲,但15岁之前,他一直都是跟着生父长大。家暴,伴随着他,从小到大。生父曾骂他:“以后就是被枪毙的嘴脸。”谁能想到,一语成谶。

十几岁的孙小果辍学之后,成为街头一霸,带领着众多小弟,开始打架斗殴的日子。

孙鹤予觉得亏欠了孙小果,对他十分溺爱。每次儿子闯了祸,都是她替儿子擦。

他打人致重伤,他性侵未成年少女,他的母亲都能为他游走,打通关系,让他免于法律的惩罚。

心理学家华莱士把溺爱称为孩子成长道路上的“一个非常温柔的陷阱”,“这是那些过分庇护孩子的父母辛辛苦苦亲手挖掘的。掉进陷阱里的孩子,由于被剥夺了犯错误和改正错误的权利,也失去了长大成人的机会。”

在孙小果看来,他犯了错误又怎样?无所谓。反正有神通广大的母亲为他兜底。他根本不怕触犯法律。

他已经长成大块头了,但是他内心永远没有长大,里面住着个任性而调皮的孩子,他想要什么,父母就得给他什么。

孙小果的父亲,留给他一个家暴的童年。当他还小的时候,他无力反抗。等他长大之后,他会把那种扭曲的施虐的快感,施加在弱小者身上。

孙小果的母亲,毫无底线地溺爱他。这让他产生一种“老子做什么都可以”的底气,把法律、道德统统践踏在地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