埃弗顿在2013年试过,有近24000人签署请愿书,要求俱乐部恢复以前的队徽;卡迪夫城在2012-13赛季开始时干过相同的事,把队徽中央的蓝鸟换成了威尔士红龙,也招来很多人的反对。差不多5年前,利兹联队前推过一款短命的队徽,设计过于花里胡哨,几乎没有一个球迷买账。

反面案例不胜枚举,球迷看到自己身上纹的队徽过时了,那种愤怒你能体会吗?他们并非厌恶改变,而是觉得自己的观点被忽视了(不管你在改队徽的过程中,用何种方式征询过他们多少人的意见),俱乐部的历史被抛弃了。

因此,那些热衷于改变形象的俱乐部,总是在绞尽脑汁想各种办法。近日,英乙布拉德福德城俱乐部公布了新队徽,无论你对这款标志有何看法,至少他们的过程还是足够稳妥。

布拉德福德城找了5000名球迷做了调查,还邀请球迷参与队徽设计工作。俱乐部工作人员前往当地农场,考察俱乐部绰号的来源——矮脚鸡。那天,他们很有收获,看到了矮脚鸡“雄赳赳气昂昂”的样子,抬起一只爪子,摆出战斗姿态——这些信息都直接转化到新队徽的设计上。

“我在足球圈内外都做过类似的项目,”布拉德福德城品牌、营销和媒体总监Luke Flacks解释道,“你给企业做的时候要面对客户,给足球俱乐部做的时候要面对球迷,他们非常情绪化,也很念旧。”

“有些人可能想当然地觉得队徽就代表俱乐部。但客观地思考一下,就会开始发现:‘真的就代表俱乐部俱乐部吗?是不是也代表了球迷心里的一些想法?除了俱乐部,是不是还代表了布拉德福德当地社区?

“我们代表俱乐部一方,肯定希望把事情做好做对。我们不是为了变而变,而是希望拿出来的方案能让球迷满意。所以,我们必须做深入的调研,说到底,这是球迷的俱乐部。”

新队徽将于2023-24赛季启用,与现版队徽(1991年启用)有很大不同。

现版队徽下部是一枚有红黄间条纹的盾徽,写有俱乐部名称首字母缩略词“BCAFC”,盾徽上方站着一只白色矮脚鸡(球迷说它看起来完全不像矮脚鸡),下方是写有俱乐部绰号的绶带。

新队徽上,这些元素都没有了。队徽整体简化为双色盾徽,内有一只迈步前行的矮脚鸡和“BCAFC”字样。“BC”在上,字体很大,“AFC”在下,字体较小,表明布拉德福德城俱乐部代表整座城市。

最近几个赛季,布拉德福德城队徽在不同应用场景里有不同的变体,个别元素会视情况省略。布拉德福德城的队徽还有一个问题——长宽比失调,全英格兰可能只有热刺和诺丁汉森林的队徽比他们的队徽更长。

布拉德福德城的系列周边商品由两家不同供应商为官方商店提供,商品上有不同变体的队徽。现在,所有库存商品都必须更换。布拉德福德有一点可能没做好——在新队徽发布过程中没有强调这些问题的紧迫性。没有俱乐部愿意承认后勤工作方面的问题,特别是在一个喜气洋洋的发布仪式上。

布拉德福德首席执行官Ryan Sparks说:“我们其实还没有在俱乐部内部使用固定版本的队徽,我觉得对我们这样规模和雄心勃勃的俱乐部来说,这确实令人担忧。”去年春天推出的会员套餐特意带有不同的队徽,以了解球迷的反应。

历史上,布拉德福德城的队徽经历过很大的变化。二战后,该俱乐部还是在用市徽做队徽——“BCAFC”盾徽上有个野猪头(野猪是布拉德福德的象征)。上世纪80年代初,矮脚鸡首次出现在队徽上,BCAFC有过2次变化,只是为了迅速重新引入野猪图案。最后,他们用上了现在这版队徽。

“这家足球俱乐部以前从未有过定制的、专业设计的身份标志,”Flacks斯说,“70年代,野猪是由足球俱乐部的一位营销主管设计的,纯粹是为了将它绣在球衣上……”

“在回顾以前的队徽和品牌理念时,你会意识到,也许我们从来没有真正深入思考过。”Sparks补充道。

从广义上讲,布拉德福德城的新队徽标志着归属感的变化和新时代的到来。“我觉得这喊出了‘我就是我’,”Sparks说,“‘这就是我的俱乐部,我的时代,我的布拉德福德城时代’。”

布拉德福德城找了大约31000人做调查,大约5000名受访者做出了回应。主要调查结果包括:98%的人认为矮脚鸡是该俱乐部最重要的标志——只有1%的人选择了野猪,84%的人希望保留红黄配色,74% 的人要求移除底部的绶带。

俱乐部后来还邀请球迷开会研讨相关事宜。“现在的设计太弱了,特别是矮脚鸡,”一名球迷说。“它看起来要狠一点、凶一点才行……要雄赳赳的,挺胸准备战斗。”另一位球迷说。盾形很受欢迎,被保留下来。

新队徽将于明年7月正式启用。现在,所有球迷有7天时间对最终设计方案提出反馈意见。与此同时,俱乐部正在为新队徽运营一个专门的微型网站,以便“有个地方供大家了解项目的进展”。

“我们相信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,”Sparks总结道,“将改变的权力交到球迷手中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