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者:2008年6月,“打黑英雄”空降重庆市公安局,短短3个月,破获刑事案件32771起,逮捕近万名涉案分子。为什么要空降“打黑”专家?

林喆:空降“打黑”专家是一个很好的经验,可以摆脱本地人员不得不面对的各种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,加上一把手的强有力支持,必然能够取得一定的成效。同时也说明,我们之前的“打黑”思路有问题。一个地方黑恶势力猖獗,表明他们已经腐蚀拉拢了司法队伍中的一些党员干部。依靠这支自身有问题的队伍去打黑,效果自然不会太好。

记者:2008年重庆市的一份材料披露,“根据统计,我市群众的安全感最近几年一直都保持在92%左右,2007年达到了最高峰的93.73%”。你怎样看待这类材料?

林喆:司法局长本身有问题,他报上来的材料自然是有问题的。制造这类不负责任、粉饰太平的材料,是谎报军情,要有一定的查处机制。一个地方治安好不好,材料说好不算,人民群众说好才能算。晚上姑娘们敢不敢上街?商贩们能不能正常营业?黑恶犯罪是否得到了及时有效的打击?地方一把手上街转转就会清楚。封建社会有微服私访,看来现在我们也可以采用这种体察民情的方法。

记者:关于“重庆打黑”风暴,有议论说,这是在搞“运动”,搞“人人过关”。对于这种议论,你怎么看?

林喆:现在看来,重庆的问题不是一个人的问题,是一个群体腐败的问题。案件涉及到了某个人的问题,当然应该出来说清楚。对于案件暴露出来的问题,也一定要追查到底,这样才有可能彻底清除司法队伍中的腐败。有这样的担心很正常,但只要我们的司法机构严格按照法律程序办事,就不是“运动”,也不是“人人过关”。

记者:有人说,“重庆打黑”最有成效的是在政法队伍内部肃清了“内鬼”,标志性事件是8月7日重庆市原司法局局长涉嫌严重违纪被“双规”。你怎样看待的落马?

林喆:打黑不打“保护伞”,等于没打。黑社会的渗透,最重要的一方面,就是要寻找司法官员来做自己的保护伞。可以做一个腐败样本。在这里,我们看到了监督机制的落空。他的涉案财产据说上亿元,这就说明我们的官员收入申报机制有问题。我们还没有严格的财产申报制度。一个完善的财产申报制度,至少应该有审核、公示、追究责任等环节。

记者:“重庆打黑”目前已有10个厅局级官员落马,其中多为司法官员。在你看来,这说明了什么?

林喆:黑恶势力的猖厥与这几年的司法腐败紧密相关。它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司法领域腐败的严重性及其后果。其它领域,比如行政领域腐败,这个地方的治安还有救。司法腐败就危险了,它实际上是法律的最后一道防线,是伸张正义、弥补公民权利缺损、惩治犯罪的专职机构。若这道防线失守了,那这个社会的法律体系、道德体系就崩溃了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