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前,《科技日报》曾刊文:NASA“火星2020”,欧-俄“罗莎琳德·富兰克林”,阿联酋“希望”号,中国天地联合火星探测,四台探测器均拟明年7月奔赴火星。

而我们夜晚头顶上的这一轮明月,同样是2020年,将比火星更加繁忙,会先后迎来美、日、韩等六个明确探测项目。如果把四台火星车项目比作武侠小说里的“四大高手华山论剑”,那月球探测就可谓“六大门派齐聚光明顶”。

“白兔”R计划(HAKUTO-R)其实不是美国SpaceX公司项目,而是日本企业Ispace的月球探测计划。2010年9月成立的月球商业勘探公司Ispace,自称可以创建月球探测系统,其任务之一就包括在月球表面进行固态电池测试。

Ispace网站2018年9月26日消息,Ispace与SpaceX签订的商业发射项目正式启动,借助后者“猎鹰9号”火箭将月球轨道飞行器、登录器先后送往月球。轨道飞行器的发射时间为2020年,登录器(含实验设备)发射时间为2021年,两次发射均采用SpaceX公司火箭。

插播:Space X 从日本接到的月球发射项目,还不止“白兔”R计划这一个。据新华社东京2018年9月21日消息,Space X还承接了日本大富豪前泽友作的私人包船绕月旅行,初步计划于2023年发射。船票的具体费用并未公布,想必价格不菲。2、蓝色起源-蓝色月亮插播:蓝色起源(Blue Origin)和Space X一样,也是一家商业太空公司。两者可谓是竞争远大于合作的老对头,前者是由亚马逊创始人杰夫·贝索斯一手创办,比Space X还早2年成立。

今年3月,美国副总统彭斯宣布要重返月球,但奈何NASA的太空发射系统(Space Launch System,简称SLS)似乎不太给力,因而不得不借助商业公司的火箭,蓝色起源公司就是其中之一。

综合外媒2019年6月消息:NASA就拟以超2.5亿美元经费,授权三家商业太空公司协助完成“重返月球”项目。

贝索斯去年就制定了“蓝色月亮(Blue Moon)”计划,“蓝色月亮”也是月球着陆器名字,原方案任务之一是前往月球南极探究水冰资源。这次得到来自官方的资金和政策加持,首批任务将于2020年正式执行。

“月球特快(Moon Express)”2010年创立,是首个取得私人登月执照的一家美国商业太空公司。其终极目标是要将月球变成地球第八大陆,包括但不限于商业探索,月面采矿,月面研究站,及月球太空葬。

“月球特快”官网显示,其接下来任务是于今年内完成首个侦查器MX-1发射。2020年再发射“月球前哨”探测器MX-2,并携带ILO-1(International Lunar Observatory)设备降落在月球南极。

日本继2007年“月亮女神”号无人探测月球项目成功后,又提出“2030载人登月”计划,预定在2029年~2034年期间完成至少5批次载人探测。项目首批任务是于2020年~2021年再次发射无人探测器,并搭载与丰田公司合作研发的月球车实现月面软着陆。

日本此次的探月工程不同以往,有着长远计划和任务目标,JAXA还公布将与NASA合作,建设月球轨道空间站和月面基地,实现人员长期驻留勘探水冰及氦3资源。

插播:“月亮女神”号搭载的是JAXA与三菱重工联合研制的H2-A火箭。据JAXA消息,二者正联合研制新型火箭H3,据悉H3比现役主力火箭H2-A运力要高1.5倍,同时发射成本还能再降低50%。日前,H3火箭助推器SRB-3与核心舱分离测试已取得成功,将于2020年内完成首飞试验。5、韩国-“探路者”项目

照理说,韩国的太空计划应该没有多大看点,毕竟相关领域起步较晚。主力火箭“罗老号(KSLV)”还是韩-俄混血的二级固态火箭,至2013年1月首次成功发射,已历经多次延期,比预定计划晚了8年。

插播:韩国官方曾宣布投入近7.5千亿韩元(约6亿美元),用于自主火箭研发。2018年11月,三级加压液态火箭“罗老2号(KSLV-Ⅱ)”试飞成功,并新命名为“NURI”,韩国媒体为此持续一周时间的头版报道。“NURI”号火箭成功了,不过实际开支超预算2.6倍有余,达1.95万亿韩元。

韩国首个太空计划就是探索月球,目标为“2020年实现月球环绕和着陆同步进行”,“探路者”就是月球轨道器KPLO (Korea Pathfinder Lunar Orbiter)名字。

这一计划原设定时间为2025年,但看在与中国、日本等周边国家太空差距越来越大,韩国航空航天研究院(KARI)似乎有点坐不住,决定与Space X签署发射合同,以期将时间向前推进5年,也便于2024年NASA“重返月球”项目上再搭顺风车。

为此,KARI决定再花2千亿韩元用于探月项目。不过,对于这项雄心勃勃的登月计划,韩国民众的质疑之声也不少。

在巴西官方语言葡萄牙语中,月球单词为“Lua”,“Garatéa”在南美土著语言中有“探寻生命”之意。由此不难理解,“Garatéa-L”是“Garatéa”系列项目中的一个,其他还有如Garatéa-ISS(国际空间站)、Garatéa-E(教育)、Garatéa-LEO等。

“Garatéa-L”是巴西于2016年提出的月球生命形态探测项目,计划借助印度“月船一号”运载火箭PSLV-C11,在2020年12月将探测器送往预期轨道。探测器除了搜集月面相关数据等常规任务外,还将利用细菌、分子和人体细胞进行科学实验,探究细胞长时间暴露在宇宙射线下生命影响。

按原计划,2020“光明顶”大会本还有中国“嫦娥六号”和俄罗斯“月球25号”两员大将。

不过,中国要在2019年年底前发射“嫦娥五号”,并于2020年月球采样返回,而且2020年还有首次火星探测任务。从今年3月中法两国签署的月球探索计划意向书显示,“嫦娥六号”预计会延至2023年~2024年实施。

俄罗斯最近一次探月项目是1976年冷战时期的“月球24号”,2018年1月俄科学院太空研究所曾宣布要在2019年内发射“月球25号”,2018年6月又计划将日期延至2020年。但经俄科学院太空委员会审议认为:2020年无法在预定地点和既定时刻减速,以致会与月球错失交臂,由于登月条件复杂,最新日期初步定在2021年。

而据媒体早前消息,另还有欧空局曾计划2020~2025年将宇航员送上月球。欧空局成员之一的德国,也曾宣布2020年自主发射月球探测器。不过,目前尚未获得两者已证实的进一步消息。

从1959年至今的60年间,人类共发射了135颗月球探测器,平均每年2~3次。

若上述公布的计划都如期实施,2020年将至少有六颗月球探测器发射。加之文章开篇的“火星论车”,及印度近一个月前提出的2020“造访”太阳,2020年的太空探索才是真正从年头忙到年尾,称之“太空元年”应该不为过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